Molly只身组出了名流的地下牌局

作者: 影视影评  发布:2019-11-17

观影回来,我们还是非常纠结,到底Molly的地下牌局合不合法?在加州,开赌场是违法的,所以在加州和内华达州(拉斯维加斯所在州)交界的太浩湖度假区,你就可以看到非常有趣的景象,州界线一边是林立的豪华酒店和赌场,另一边是质朴寒酸的木屋小舍。可是Molly在洛杉矶成功开牌局又说明她没有越界。如果没越界那为啥又叫“地下牌局”?回想Molly摆场子之前咨询她的律师,那肥头大耳的律师一副暧昧且讳莫如深的态度,这牌局势必游走在合法与不合法之间。毫无疑问,Molly是个绝对的风险偏好者,影片的主旨坚定地表明Molly靠自持和清醒避免了湿鞋的后果,这的确得益于她善于考虑得失风险的理性。就Molly的脱身艺术,让她再选择一次,她还是会游走于法律的边缘并乐此不疲。
      后来确认了一下,在加州和纽约州组私人牌局是合法行为,但前提是组局者只能收取小费,就是看玩家心情给的意思,一旦从赌资中抽取固定比例的佣金,即视为违法。呜呼哉,这合法与违法之间就隔张薄薄的纱啊。法律尚且如此细致,Molly的算盘不应该打得更精道吗?
     Molly的一生也在抽牌。只是正常的洗好的牌是随机分布的,但Molly命运的牌局却是“有偏的“,男权社会是现实,时不时来给Molly制造困境,但Molly精打细算,体现了走钢丝的高超技艺。如果说她唯一一次有非理性的选择就是在脊柱手术后仍继续冲奥,这是她对收益成本的错误估计。从此之后,她一次次非常巧妙地规避了“湿鞋”的风险。
     Molly的理性从一开始为Dean Keith“穿普拉达男魔头”做助理可以看出,她不是安妮海瑟薇,潇洒地扔掉斯特里普的夺命call,放飞自我。Molly知道忍气吞声的成本是有限的,但收益是无限的。用她自己的话说,她只是墙上观察的一只苍蝇,但一年之内靠着google摸清了所有牌局套路和术语,更不用说好莱坞名流,华尔街巨擘和体坛骄子带来的源源不断的业界内部消息(潜台词是Molly也是专业股民?)。
     Molly接下来抽的是一张“险牌”,Dean脆弱的自尊受不了Molly无法掩盖的魅力和聪颖,决意把她赶出自己组局的牌局。按理说Molly应该见好就收,攒够学费上学去,可她看到了这名利场掩盖之下人性的脆弱,决意为之继续一搏。接下来一出令人耳熟能详的“销售人员离职带走客户”的套路,Molly只身组出了名流的地下牌局。这里不得不提“X先生”,牌玩得最好,可小费给的最少(外媒猜测是蜘蛛侠),他于Molly“创业”之初是有功的,是他振臂一呼带领大家转投Molly,但成也萧何败萧何,X先生缺乏Molly的大局观,在牌友输得分文不剩的时候放高利贷,这有违Molly的长远眼光,于是Molly又被X先生震出局。
ag视讯,     西海岸不行,东海岸还有广阔天地,Molly作为牌局常青树的秘诀在于她懂得“有所为,有所不为”。赊借筹码是鼓励名流多多投放赌资的有效方法,背后的逻辑和2015年银行扩大信贷,鼓励老百姓买房去库存是一个道理。但Molly和国家一样懂得过度的信贷是一把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Molly就是银行的角色,如果她没有足够的库存货币,当赢钱的赌徒纷纷拿筹码兑回现金,她苦心经营的牌局将毁于一旦。于是,Molly温情地劝赌红眼的老商人赶紧回家,因为屡战屡败,急于翻盘的急躁是“德州扑克”的大忌,只会增加Molly银行的杠杆,进而增大Molly的经营风险。她深谙此道。于是,斥责富二代小开偷偷地把其他筹码带进牌局,拒绝黑帮的入伙要求,被黑帮痛扁却忍气吞声,Molly太明白自己的界限在哪里了。
     我觉得最有争议的是Molly拒绝向FBI透露客户真名和联系方式的做法。拒绝合作的成本是牢役之灾,但坐几年牢出来却练就了铁骨铮铮一条好汉,你死咬着牙不出卖朋友,等你刑满释放,那些朋友还不为你的义气感动,纷至沓来。于是,坐几年牢就变成了活生生的广告牌。如果Molly是合法经营,清清白白,这做法本是应该的。如果Molly真有违法越界,更应该死咬牙根不松口,大不了你啥都查不着。就这么个简单的逻辑,却是影片的道德卖点。如果留意律师女儿读的那本书《The Crucible》(萨勒姆的女巫),就理解编剧借“审巫案”伸张Molly的清白无辜。
    从影片的交待看,Molly承认自己的失误一是吸毒,二是在一次赌资渐累的牌局中被迫同意抽成2%的佣金来补充库存货币,除此之外,问心无愧。当然,话说回来,书是自编自导,电影是自吹自擂,真正湿不湿鞋只有Molly自己知道。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来来徐来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ag视讯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Molly只身组出了名流的地下牌局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