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视讯是不是成功卡通造型都挤向审美范畴中的一个角落了

作者: ag视讯  发布:2019-11-20

卡通、动漫为现代视觉艺术拓开一片雅俗共赏的新疆土,凭借其老少咸宜的艺术形式赢得了无数拥蹩。我个人也一直都喜爱,所以《史莱克》一上映就看了。主流造型设计、传统英雄救美故事、更富张力的色彩……梦工厂倾力打造,都在意料之中。
  
商业片总是缺乏回味的余韵,几年后听闻《史莱克Ⅱ》即将上映,脑里浮现的只有一个局部画面——史莱克那双小喇叭耳朵(通常动物、鬼怪的耳朵都是叶状)。是的,整片故事的造型设计最闪亮的创意就是这双耳朵。它给人的是什么感觉呢?怪异、新奇、诙谐、丑……但丑得可爱!这是一个颇难名其状的感觉,虽然视觉呈现上它其实很简单、明晰。这感觉召来蜡笔小新、口袋怪、流氓兔……更多与此相似的……它们的共性是什么?丑!
  
丑,是一个基本的审美范畴,传统美学概念中还有崇高、优美、艺术丑……那么,怎么啦?是不是成功卡通造型都挤向审美范畴中的一个角落了?……米老鼠!呵,这昨日黄花的闪现拖儿带小地拉出那些一二十年前老掉牙的卡通形象,唐老鸭、猫和老鼠、小叮当……那是什么?那是一个以优美为导向的时代——曲柔的线条勾勒、温暖的颜色调性、曼妙的肢体语言、灵动的幻想创意……而现如今的“丑”设计对立着过去的优美,比如口袋怪物是局部丑化,在本来柔顺的耳廓曲线出现坚硬冲突的角(角是好斗的符号);而代表早熟儿童的蜡笔小新身上则缺失了灵性之美的双眼;流氓兔则整个内在性格都是恶劣的,只是行为被限定在无伤大雅的恶作剧范围内罢了。
  
是的,主流改变了,从审美范畴上的优美走向丑,不管是线条、形体、色彩、内涵……内涵?史莱克是一个救美的英雄,最后为公主所感而克服自卑接受真爱,这诉说的首先是英勇,然后是真诚。那么该怎么说呢?是不是在这翩翩大腹的丑陋、蠢笨外型里却有着美好的精神内涵?显然,影片如是说了。
  
为什么是这样一种内外相左的“怪物”?思考到此方向已经改变了,转到接受的这一方来,因为商业艺术究竟是以被接受、以社会认同为导向的。一个卡通、动漫的成功,本身就意味着迎合更多人的共性、赢得更多人的认同。那么这种具有内在美的丑陋“怪物”肯定在说明着这一时代主流群体的意识形态。
  
ag视讯,我住在一个四季如春的文化古城,小城历来有着很亲和的人文环境。不久前,一位弟兄向我讲述了一桩生活小事,他路遇一老者拖人力车陷于洼地,他本能地伸手推了一把,竞惹得身边几位一同经商的朋友大跌眼镜,一番“活雷锋”的挖苦和嘲讽。回忆我少年时代,学生骑单车上学途中为人力车助力的事多不胜数,现在的确少见了。这当然不是在说如今的道路变得平整了,这是在说和所有大都市一样地,这小城也在臣服于越来越冷漠、疏离的人文命运。是的,冷漠、疏离,还有自私、功利。倘若如今只是善行稀少倒也罢了,善行何竞被嗤笑?
  
艺术来自生活,所以艺术也就见证生活。当自私和功利在生活中被检验为真理的时候,奉献就显得荒唐了。那么我们就可以理解喜欢口袋怪的新一代儿童为过早表现叛逆倾向;控诉低俗市井文化的蜡笔小新则反映了现代社会生活中被商品、科技物化了精神的僵尸文明;流氓兔——完美地表达一个近乎全民整容的社会(兔子优美的皮囊里藏着丑、恶的真相)。但与日韩动漫不同的是,美国的史莱克意味着人们期待着丑的现实生活中能够见到隐藏得更深的美好人性。这是否显得有些天真了呢?我想,至少在一个有着众多基督徒的社会,应该有这样的盼望:盼望在冷漠、疏离的人文中见到热情、友善;盼望在自私、功利的主流下见到忘我、奉献;盼望在丑的世界见到崇高、优美!
  
因为“基督徒是世上的盐。”“基督徒世上的光。”(太 5:13、14)

本文由ag视讯发布于ag视讯,转载请注明出处:ag视讯是不是成功卡通造型都挤向审美范畴中的一个角落了

关键词:

上一篇:ag视讯3 红雀的妈妈说
下一篇:没有了